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诠释低音提琴的“黑巧克力味”

发布时间:2017-11-25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著名演奏家徐理举办中山首场低音提琴独奏会
诠释低音提琴的“黑巧克力味”

 
       11月21日晚,市文化艺术中心“星期二艺术沙龙”迎来中山首场低音提琴独奏音乐会。华人世界中最具特色的低音提琴独奏家徐理精心编排了十多首演奏曲目,为观众演绎了一段浓缩的低音提琴发展史。徐理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出身低音提琴演奏世家的他对中山有着特殊的情怀,因为,中国第一位低音提琴专业毕业生、爵士乐泰斗、中国轻音乐之父郑德仁便祖籍中山。“我父亲那一辈的演奏家都是郑先生的学生。”他期待未来能在低音提琴音乐推广上与中山有着更深度的合作。

  低音提琴的百变风格
  徐理在马来西亚、泰国,在中国的广州、武汉等城市,都创造了当地的 “首场”低音提琴独奏会。这也显示,低音提琴作为独奏乐器实属罕见。虽然,作为提琴家族中体积最大、发音最低的弓弦乐器,它是乐队中音响的支柱,基本节奏的基础,它频频出现在管弦乐队、爵士乐队、室内乐等合奏场面中,但给人印象多是合奏的陪衬。“我更愿意叫它低音的提琴,低音提琴和其他提琴一样,不光只是演奏低音。”  
  徐理当晚既演绎了改编自中提琴、巴松、小提琴等其他乐器协奏的曲目,如莫扎特的《快板》、贝多芬的《F大调浪漫曲》,也演绎了舒伯特的艺术歌曲和侯俊侠改编的中国古曲《渔舟唱晚》。低音提琴的声音时而高亢,时而深沉,时而缓慢,时而轻快,与众不同的是其浑厚的质感。越来越多的作曲家开始关注低音提琴的独特声音,从十九世纪意大利演奏家、“低音提琴的帕格尼尼”博泰西尼、到另一位推动低音提琴音乐的巨人库赛维斯基,到促成低音提琴演奏技法系统化的图拉切克等捷克音乐家,乃至当代的法国作曲家米歇尔,都为它量身定做了曲目,将它推至舞台的中心。

  黑巧克力一样的音色
 “我的老师说过,低音提琴的音色就像黑巧克力的味道,它略带苦涩,但层次丰富,人一旦喜欢它,就不会再吃那种味道简单的糖果。”因为被低音提琴的声音所俘虏,哪怕搬运不便,演奏更难,徐理也心甘情愿为之付出更多辛劳。
  和小提琴一样,低音提琴的制作也影响着它音色的发挥。名琴制作多出产于意大利的布雷西亚,以马吉尼为代表的制琴大师的作品现也成为天价之物。十月初,徐理在意大利演出时碰巧遇见了佛罗伦萨制琴大师卡尔卡西制作的低音提琴正在出售,“我试过了之后便得了卡尔卡西病,这是我和太太发生矛盾的主要原因。”他幽默道。徐理目前持有六把低音提琴,分别产自法国、意大利、奥地利、德国等,当晚他用来演出的就是一把法国琴,“它的声音有股奶油的味道。”他形象地比喻。提琴的声音神奇地与当地文化密切相关,“法国琴的声音犹如法语,鼻音很重,发音点有点高,略带沙哑;意大利琴则有很重的原因。”至于让他念念不忘的卡尔卡西琴,他认为“那是真正的黑巧克力味道。在近处听,它声音很暗,远处听却如管风琴一般。”

  儿童也能掌控的“大象”
  徐理称,低音提琴在国内的普及已有长足发展,但相比北京、上海,它在广州乃至整个岭南地区的推广还有待提升。
  从徐理的演绎中,你会感到演奏低音提琴的难度,由于琴身庞大,徐理全场保持站姿,尽管他身材高大,有时还需倾身伸手才能按准琴弦。
  徐理称,他和低音提琴的结缘受父辈影响,他的父亲和伯父都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贝斯手,因为身材高大,他们参加文工团后便被安排演奏低音提琴,“我父亲的第一根弓还是用竹子做的。”如今,为了方便推广,低音提琴的琴弦经过重新设计,柔软的尼龙弦让孩子娇嫩的手指也可以掌控。最小的低音提琴可做到32分之一,比儿童大提琴的体积还小,徐理本人也在编写儿童贝斯教材。徐理说,身高、手大固然是演奏低音提琴的优势,但最终还是看如何控制力度,并不是仅凭蛮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