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光影”相辉吹号角

发布时间:2017-12-01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中山小号手与中国知名小号演奏家同台献艺
“光影”相辉吹号角

艺术沙龙现场。 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11月28日晚,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小号教授陈光和副教授朱光,联手中国小号史上第一位获得国际奖牌得主聂影,为市文化艺术中心的“星期二艺术沙龙”带来小号专场音乐会,他们的演出乐曲风格从古典巴洛克跨至近代作品,以多种类型的小号演奏充分展现该乐器刚柔并济的明亮与悠扬。值得一提的是,同台演出的三位小号手——聂影的弟子、12 岁的毛佳瑞,和11岁的中山双胞胎兄弟黄梓豪与黄梓杰也表现不俗,给观众带来惊喜。

  █ 文化为演奏增色添彩
  当晚,率先吹响小号的是舞台中间的知名小号演奏家聂影。不久,小剧场两边相继传来陈光与朱光的演奏,声音悠扬,此起彼伏。最后,三股号声融汇交错,共同完成了布列顿的 《“圣·埃德蒙德布瑞”号角》。紧接着,陈光在《D大调小号协奏曲》中换上了精致小巧的高音小号,它欢悦而富有弹性的音色与钢琴伴奏的顿音相得益彰,以小号的A 调完全诠释了巴洛克时期的古典韵味。跟着聂影的《随想曲》,作曲家波扎富有特色的节奏将观众带至20世纪初期的法国。当朱光给小号加上杯式弱音器来演绎乔治·艾涅斯库的《传奇》后,沙龙的音乐总监甘霖所说的小提琴大师梅纽因与艾涅斯库的故事也给这道音乐美点撒上了可口的调味剂。
  小号手们的表现也让人眼前一亮。12岁的聂影弟子毛佳瑞无惧阿尔班《“威尼斯狂欢节”变奏曲》中的高难度技巧,小小年纪已呈现出淡定的台风和丰富的舞台表现力。11岁的中山双胞胎兄弟黄梓豪与黄梓杰默契合奏罗帕茨的《行板与快板》,也获得名家的肯定。艺术名家现场指导了小号手们的演奏,期待他们再接再厉,增强对音乐文化的理解,在艺术之路上走得更远。“每一个孩子都是艺术家,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长大之后仍然是个艺术家。”甘霖特别引用了毕加索的名言鼓励道,也引发了在场所有观众的深思。

  █ 作品创新不应曲高和寡
  不同的小号,不同的曲目,如珍珠般串联起小号音乐发展简史。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中国原创的小号曲目屈指可数,中国当代铜管乐作品的创新力还需有所提升。
  朱光出身于音乐世家,其父亲曾是中国“军中第一号”。身为作曲家的甘霖则表示,传承与创新仍是作曲家需要思考的问题。“现在有一大堆中国人写的外国交响乐。当代一些作曲家都投机取巧,缺乏深厚的传统功底。”他强调大胆创新和坚持民族性的必要,但认为不应为了创新而新,以致偏离音乐美学之本。
  身为演奏家的陈光也认同甘霖的观点。他透露,曾有一位世界著名的中国作曲家向其咨询小号演奏的技巧极限,了解小号的演奏禁区,可是但当他的新作出来时,陈光发现,该作品技巧难度令人望而生畏,“我之前说的那些尽量不去触碰的地方他都写了。”陈光认为,创新不应曲高和寡,还是应当让大多数人可以接受。

  █ 学习小号需量力而行
  说到小号的学习,三位艺术家以其个人经历畅谈了各自的秘诀。他们表示,有心学习的孩子不妨先学声乐和钢琴打基础。学习小号需要有强壮的身体,每个孩子的身体状况不一,普遍来说,换牙之后,身体状态良好、孩子在八九岁左右便可以开始学习小号,也有不少孩子从六岁开始学习,但不可冒进,需量力而行。
  朱光说,小号没有专业和业余之分,只要坚持认真学习,练习方法得当,在良师指导下,技法提高指日可待。在他父亲那个年代,军乐团中有许多人从十五、六岁才开始学习小号,最后也成长为优秀的小号演奏者。
  此外,聂影提到,吹小号还有神奇的功效,它相当于一种体能锻炼,有助于哮喘的康复。他的弟子毛佳瑞便是因患哮喘,六岁时玩起小号,不想无心插柳柳成荫。
  互动环节中,有中山观众询问如何控制换气,陈光表示,这需要日积月累的练习和强壮的体魄,孩子平时要注重体育锻炼。国外教材如《BreathGym》等也有助训练。此外,他表示,乐感往往是天生的,后天的提高微乎其微。家长在培养孩子艺术兴趣时要注意从日常生活中发掘孩子的天赋,从长处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