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喜剧很高级 笑声是硬指标”

发布时间:2018-12-26 作者:冷启迪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陈佩斯携话剧《戏台》亮相中山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喜剧很高级 笑声是硬指标”

     近日,由著名喜剧表演艺术家陈佩斯担当导演,携手杨立新共同主演的一部大型原创舞台喜剧作品《戏台》在文化艺术中心连演两场,剧中20余名大小人物,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共同演绎了一段乱世之中求生存的戏班子的故事。谢幕时,陈佩斯和众演员向观众鞠躬数次,甚至还有返场小段儿。陈佩斯一边拱手致谢,一边缓缓移出侧幕,不愿离开他钟爱的戏台,现场观众起立向这位老艺术家致敬。据悉,《戏台》的门票在一个月前就已售空,中山观众的这份热情并非只是冲着陈佩斯的招牌,其实还有《戏台》本身优质的口碑。在演出开始前,陈佩斯和杨立新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聊《戏台》,聊戏台前后的戏剧与人生。

  把戏剧与京剧做了妥帖的糅合

  自首演后至今,《戏台》在全国多个城市巡演三年,几乎场场爆满,甚至有媒体称之为“当代舞台喜剧的又一座高峰。”好的剧目来自于优秀的本子和精湛的演技。杨立新就表示《戏台》是不可多得的好本子,而陈佩斯也表示,一开始他就和编剧毓钺参与到本子的创作中,“民国是一个很好‘开涮’的时代,一个大戏班子五庆班要进京演出三天,五庆班台柱子金啸天坐镇。因为是名角儿,票早卖光了,大家都要一睹金啸天的风采。刚刚进驻京城的军阀洪大帅也听说了此事,下令包场看演出。这可愁坏了侯班主和戏院吴经理,大帅得罪不起,买了票的这么多观众更是得罪不起。更要命的是,金啸天每天抽大麻,已经抽得上不了台了。这时后台混进了一个送包子的伙计,指手画脚头头是道的。这戏该如何开演?故事从这里开始。”

  《戏台》不是一个艰涩难解的寓言,这是一个寓庄于谐的、老百姓都能看懂的寓言。“要说它最吸引观众的理由,我个人觉得是它把一个像寓言一样的故事完美地和现实结合起来,从一个一百年前的故事,用寓言的方式读出我们现代的因素。”陈佩斯说,这则寓言解读得非常容易,让现代人理解起来没有障碍。另一个精彩之处在于,融合了京剧、戏曲的元素,这也是主创团队在创作过程中最大的难题。另外,京剧音乐在里头不是“效果音乐”,而是“情节音乐”,京剧音乐的使用完全融入到情节中,让看过的观众都觉得它不像是音乐,而是情节的一部分。这一点也是陈佩斯认为这个戏最大的魅力之一。

  在《戏台》这部剧中,喜剧结构贯穿始终,是一部非常漂亮的结构喜剧。因为设置了巧妙的人物关系和稍稍倒错的时间线,平淡无奇的故事变得有趣起来。

  喜剧很高级,但也没那么严肃

  脚上一双老布鞋,一身绛红大褂,若没有那标志性的光头,陈佩斯就像街坊邻居的遛弯儿大爷一样朴素。用他的话说就是,“这么穿舒服。”从电视荧屏进入舞台剧领域后,陈佩斯这些年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抠戏”,他研究莎士比亚、莫里哀等喜剧大师的作品,推敲喜剧的各种可能性,用他的话说,“这几年才刚弄明白喜剧是怎么一回事。”

  在陈佩斯看来,喜剧的市场越健康,观众欣赏喜剧的能力就越高,喜剧需要非常理性的思维来对待。喜剧精神实质是一种态度,一种世界观。“你得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笑的条件出来,也就是说剧场里必须存在着笑声。如果是喜剧,首先让他在笑声中完成这个创造过程才可以,笑声是喜剧指标性的条件。”杨立新也表示,喜剧从本体而言就是一个创造笑声的戏剧行为。

  近年来,以开心麻花为代表的新生代喜剧团体深受年轻人的喜爱,但同时也伴随着“搞怪”“无厘头”这样褒贬不一的词汇屡受业内人士诟病。谈及众多新生代喜剧人,前辈陈佩斯坦言,要尊重年轻人对喜剧的艺术实践,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做喜剧,只要怀着一颗想要带给人快乐的心,就值得尊重。而他也并不打算重回荧屏,“可能跟大多数人的思路不一样,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在想,喜剧这么难的一样东西,我到现在都没完全弄明白,才刚刚入门,怎么能丢下它去做别的事情呢?还是戏剧舞台能表达自己想表达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