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复活”大师巅峰之作

发布时间:2018-12-29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当代著名小提琴家杨晓宇专场音乐会在中山举行现场演奏伊萨伊《六首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全本
“复活”大师巅峰之作
       将伊萨伊《六首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全本现场演奏,一气呵成,无论对演奏者还是听众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以致当今世界音乐会上极少出现这样的安排。业内人士深知这部旷世之作的难度与深度,须知目前我国能够成功完成整部作品的演奏家也是屈指可数。2018年12月25日晚,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举办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杨晓宇专场音乐会,杨晓宇以高超技艺征服了这座令人叹为观止的“高峰”,摄人心魂的琴声震撼全场,也为本年度“星期二艺术沙龙”画上完美句号。

  “魔幻琴思”撼动心灵

  中山市“星期二艺术沙龙”将上演伊萨伊《六首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全本?!12月25日晚的杨晓宇专场音乐会吸引了本地乃至中山周边城市大量资深乐迷闻讯前来捧场,甚至有上海、泰国的音乐家远道而来。

  “专业人士都知道,‘伊萨伊’这部作品意味着怎样的难度和深度。”每当说到这部作品,艺术沙龙的音乐总监甘霖总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他特意将本场音乐会取名“魔幻琴思”。

  兼具小提琴家及作曲家双重身份的世界级巨匠伊萨伊被20世纪杰出的演奏大师米尔斯坦誉为“小提琴家中的沙皇”。该套作品犹如小提琴演奏的“珠穆朗玛峰”,其中每一首都是献给当时西方最顶级小提琴演奏家的精心之作,兼具极高的演奏技巧与艺术价值,需要演奏家付出极大的体力和心力,以致我们至今在世界音乐舞台上依然极少能够听到艺术家现场全套演奏,国内成功完成整部作品现场演奏的艺术家也是屈指可数。

  甘霖曾经听过这部作品的七八个演奏版本,他发现,每位演奏家对这部作品的诠释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处理,这说明“伊萨伊”这六首奏鸣曲在作曲技法上的高明之处,让每一位演奏家都可带来“即兴”的个性创造。

  在杨晓宇眼中,这六首奏鸣曲的难度并非简单的炫技,伊萨伊是帕格尼尼之后推动小提琴发展的二十世纪音乐大师,在技巧上自成一格,该作品的和声也充盈着二十世纪的音乐特点。 与他之前在个人音乐会返场环节演绎单首不同, 杨晓宇这次将全本上演,不仅是对个人能力的挑战,他还希望将自己对作品的逻辑观点传递给观众。“这些作品不是出于某种巧合而凑在一起,它们都有明确的标记,题献给特定的大师,包括他只写了六首,都是为了向巴赫致敬。”他希望能让观众理解乐曲背后的深意。它实际上还体现了欧洲人的音乐品味、生活方式和语言传播方式。

  “它之所以在音乐会中近乎‘消失’,或许是演奏家不愿冒险,以免在演奏中失误,或许是每个人对作品的喜好不同,或许是担心观众不买账,曲高和寡。”杨晓宇深知其中的风险,可他艺高人胆大,“观众是需要引导的,总有人要去做推广,不断提高观众的艺术鉴别能力,促进古典乐市场的良性发展。”

  的确,对一般观众而言,因为没有钢琴陪伴,“无伴奏”小提琴演奏的音响效果不算丰满,形式相对单调,演奏技巧艰涩,可这部作品有着难以名状的魔力,总是给人无穷的想象。

  一开场,杨晓宇便以强烈的画面感紧紧抓住了听众的心。“犹如一阵风刮过芬兰大地。”他对记者形容《第一奏鸣曲》的第一乐章道。“我为杨晓宇琴艺之精湛,乐感底蕴之自然,对音乐特别是提琴音乐的高境界诠释而激动不已。”甘霖事后对记者透露,当整套作品中最为著名的《第三奏鸣曲》完毕时,他手举话筒欲言无声,眼眶里泪水满盈。屏息聆听的观众也为之动容,静默几秒后,全场才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炫技是外表,文化是内核

  从文化的角度看音乐,是杨晓宇在欧洲学艺期间的最大感悟。

  出生于艺术之家的杨晓宇4岁接触钢琴,5岁学习小提琴,11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跟随中国小提琴教育泰斗林耀基教授学习8年之久。16岁那年,他便夺得了青少年柴可夫斯基大赛冠军,此后先后就读于维也纳国立音乐学院、苏黎世戏剧与高等音乐学院和萨尔茨堡莫扎特音乐学院,跟随扎克布朗、一格欧齐姆和多拉施瓦贝格等国际名师学习。

  杨晓宇将在欧洲的音乐学习形容为文化寻根,他的外国导师告诉他,音乐只是西方文明的一部分,要学好音乐,还必须了解雕塑、建筑、绘画乃至美学、宗教等知识。不了解作曲家所处的年代,我们将难以理解其作品中的逻辑和情感。 在探究“为什么”的过程中,他提升了独立学习的能力,不至于在离开老师后失去方向。现在,每当拿到一部新作品,他都会从文化背景入手研究。

  当晚音乐会的下半场,演奏家们以双小提琴演绎《维尼亚夫斯基(单)双小提琴随想曲》,同样也是平时“罕见”的组合。因为现实中往往很难找到两位彼此匹配的小提琴手,它需要两者的高度默契,他们需熟悉彼此的肢体语言和演奏方式。

  杨晓宇与曾获维也纳国际音乐大赛第二名、现任中国音乐学院乐队学院教师及演奏员的付博涵搭档。两人的合作也是亮点纷呈,琴声你中有我,水乳交融又不失层次感。艺术沙龙的音乐总监甘霖对当晚音乐会给予高度评价:“后生可畏,长江后浪推前浪。”

  寄语中山琴童

  出名未必要趁早

  演奏家无“天才说”

  曾任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第一任乐团首席8年的杨晓宇现任中国音乐学院教师及中国乐派交响乐团(乐队学院)乐团首席。身为教师,杨晓宇希望能帮学生树立学习音乐的正确态度。“学习音乐不是为了父母,不能给你带来很大的经济效益或提高个人修养,且过程枯燥,但它可以创造美。”因此,演奏者必须先自我陶醉其中,心中有所热爱,才会奏出动听的旋律。

  针对当下国际古典乐坛少年天才频出的现象,杨晓宇保持着一份冷静的思考。他认为,一些“造星运动”只是机制和时代的特殊产物,离不开国家、企业、家庭的大力支持,这些年轻的演奏天才在演奏上往往呈现出超越其年龄的成熟。“作为职业演奏家,我认为器乐演奏没有天才一说。”杨晓宇指出,这些小明星所接受的培训是模式化的,他们的成功是老师和家长的训练结果。“有的从小得以跟着大师上课,学习对方的每一个把位。”他说,“但艺术价值的最大体现在于个性而非模仿,年纪轻轻就疯狂拿奖,对一个演奏家的艺术人生是否有益,我持保留态度。”

  杨晓宇坦言,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走专业演奏道路,如果你的职业选择恰好是你所擅长的领域,那自然理想,也是非常幸运的事情。要想学习演奏,不怕大器晚成,最怕是难以走到最后。因此,学习器乐演奏也需要追求可持续发展道路,即脱离了指导老师,也能在人生道路上独自行走,且越走越远。而职业演奏家的“续航”需要文化的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