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中西结合祝愿中山“步步高”

发布时间:2019-01-03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 点击:

由德国知名指挥家艾波斯特恩领衔的2019年中山新年音乐会以美妙旋律描绘新年意象
 
中西结合祝愿中山“步步高”
 
 

伯恩哈德·艾波斯特恩
  激昂、灿烂、奋斗……2018年12月31日晚的2019中山新年音乐会虽画上了完美句号,由美妙旋律描绘的新年意象却刚刚开始。

  由德国知名指挥家艾波斯特恩领衔“德意志交响劲旅”巴登符腾堡爱乐乐团,携手旅德钢琴演奏家万捷旎带来的这场音乐盛宴分量十足,虽然节目单上仅列有罗西尼《威廉·退尔》序曲、 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和贝多芬《第五“命运”交响曲》三首作品,但每一首都是内涵丰富的“满汉全席”。加演部分更是令人惊喜——尤其在由旅德中国青年作曲家王乐游创作的《广东狂想曲》中,《旱天雷》《彩云追月》《喜洋洋》《步步高》等观众耳熟能详的广东音乐元素以全新的西洋管弦乐形式演绎,令人耳目一新。在当晚演出前,艾波斯特恩、万捷旎和王乐游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采访。

  钢琴家万捷旎

  因为热爱,上了钢琴的“贼船”

  从1岁时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钢琴开始,万捷旎就仿佛开启了开挂人生。她5岁起即在各类钢琴比赛中屡屡获奖、16岁被慕尼黑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破格录取、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教育部授予她“德国各界百名青少年精英”的称号……她的简历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如今的她,是世界钢琴演奏舞台上冉冉升起的闪亮新星。

  “五岁获奖?哦,那时候还只是玩。” 万捷旎腼腆一笑道。她坦言,自己的学琴之路也是苦乐参半,“小孩子很难一两个小时坐在钢琴旁练习,都是我妈从小逼出来的。”因为都是音乐家的大姨小姨对她悉心培养,加之她从小在德国长大,当地音乐氛围浓厚,“大家经常凑在一起玩重奏,这对孩子学琴特别有帮助。” 得天独厚的启蒙条件和高级知识分子的家庭氛围让她学琴之路领先一步。“其实,父母一开始并不强求我走专业路线,爸爸希望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轻松职业。我也不知道会是这么辛苦。如今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万捷旎俏皮地开玩笑道,“能够坚持下来,还是因为我真的很热爱它吧。”

  小学五年级随父母回国后,万捷旎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和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又留学德国,在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取得了学士及硕士学位后,她又继续深造,现就读于耶鲁大学音乐学院。

  当晚来中山的新年音乐会中,万捷旎特意演奏法国印象派作曲家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这首曲子以莫扎特和圣·桑的协奏曲特点写成,在印象派手法的基础上又加入了爵士、西班牙舞曲等节奏强烈的旋律,不像德彪西等印象派音乐那么朦胧。她解读道:“我特别喜欢它的丰富性。它不算非常炫技,但讲究乐队和钢琴的配合默契。无论是节奏鲜明的第三乐章,还是优美抒情的第二乐章,都很适合新年音乐会的氛围。”

  在德国求学时,万捷旎的恩师是德国音乐泰斗威廉·肯普夫的嫡传弟子吉蒂·皮尔纳教授。这位维也纳乐派的专家曾灌录过莫扎特奏鸣曲的全集,在他的指导下,万捷旎得以接近德奥音乐的精髓。维也纳乐派作品、法国钢琴作品都是她最喜欢的音乐。“或许是因为我的手比较小,不太适合演奏力量型作品。我以后的演奏也会更偏向于德奥音乐、法国音乐等较为轻巧的钢琴作品。”万捷旎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局限,事实上,并不是所有钢琴家都是全面手,选对自己想弹的曲目加以深入研究也能独树一帜。有时,音符少的作品更考验演奏者的文化沉淀,“大量阅读和经历,对我理解音乐很有帮助。”

  指挥伯恩哈德·艾波斯特恩

 “我的祖先盖了维也纳金色大厅”

  担当当晚指挥的伯恩哈德·艾波斯特恩是斯图加特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兼指挥。他与新年音乐会渊源深厚,他爆料道,其祖先Gustav Ritter Von Epstein   正是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创建人之一。

  艾波斯特恩表示,中山新年音乐会选曲音乐描述的故事,都发生在德国巴登符腾堡爱乐乐团的故乡附近。巴登·符腾堡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南部的一个联邦州,与法国、奥地利和瑞士相邻。

  巴登·符腾堡不仅是德国经济最发达的州、世界品牌奔驰、保时捷诞生地,其文化艺术事业也十分发达。“它可能是世界上音乐文化最浓厚、音乐家密度最大的区域。” 艾波斯特恩介绍,该州拥有五所德国音乐高校,活跃着约两百个合唱团。巴登符腾堡爱乐乐团的前身就是由当地多所音乐大学的获奖选手组成,并于2013年夺得“欧洲文化奖”。演出当晚,现场观众也可感受该团活力充沛的强大气场,成员虽年轻但非常专业,对古典音乐的诠释精准而透彻。

  艾波斯特恩说,巴登·符腾堡在音乐事业发展的成就可归因于社会各界对音乐教育的重视。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政策,让孩子在早期成长阶段接触精品音乐教育,尤其是对四、五岁的儿童,除了传承当地音乐文化,当地还很注重引进世界性的多元音乐文化,丰富孩子们的体验。

  为此次广东巡演, 波斯特恩特意请他的学生、中国留德音乐学子王乐游“定制”了《广东狂想曲》,作为三首加演曲目之一。当晚,全场为之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不是王乐游第一次将中国文化融入西洋管弦乐,早在2015届德国Kompolize作曲比赛中,他就以交响乐作品“陕簇关之战”赢得头奖,成为这个奖项最年轻的获奖者。

  《广东狂想曲》萃取了《旱天雷》《彩云追月》《喜洋洋》《步步高》等广东音乐旋律元素,以西洋管弦乐的表达方式创作,“四段旋律不是简单的堆叠,它们各自成为彼此的伴奏,前后呼应,浑然一体。”正就读于斯图加特国立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王乐游对记者说。他的老师艾波斯特恩则在一旁不由哼唱出《步步高》的旋律,并赞道:“这种中西文化交融让我最为触动。”

  同样,这首作品对中山观众而言意义非凡,因为《步步高》是中山籍粤乐宗师吕文成的代表作。当第一小提琴以独奏模仿高胡,引领弦乐组演奏“步步高”时,全场观众为之一振。整部《广东狂想曲》结尾以《步步高》的开头旋律画上句号,仿佛为我们拉开新年“步步高”的序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