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大剧场昨晚重绽芳华 昆明“红嘴鸥”演绎人鸟不了情

发布时间:2020-08-01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大剧场昨晚重绽芳华
 
昆明“红嘴鸥”演绎人鸟不了情
 

音乐剧《馨香之城》演出剧照。
 
  昨晚,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迎来新冠肺炎疫情后的首场演出。在全新升级的音响系统的震撼加持下,来自昆明市民族歌舞剧院创排的原创音乐剧《馨香之城》给观众带来唯美的视听享受。该剧以昆明城市名片“红嘴鸥”为题材,讲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人鸥情缘”,动情的音乐、迷离的舞台,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昨日中午,该剧四位主创——编剧曾亭亭、导演李听潮和主演石耕、李惟伊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畅谈了他们的艺术体会。

  音乐动机来自海鸥飞翔的姿态

  与曾经来中山上演的舞剧《朱鹮》《鹤魂》相似,《馨香之城》也是通过拟人化的“鸟”来展现人类与鸟类从相遇到相知的一段情缘。编剧兼导演曾亭亭介绍道,每年冬天,来自西伯利亚的数万只红嘴鸥便会不辞万里,来到春城昆明过冬,在此度过五个月左右的温馨时光,三十年来,它们已成为昆明的一张城市名片。该剧用拟人的手法,讲述了海鸥拉拉希望用妈妈留下的小提琴和曲子参加一年一度在馨香花港举办的“丝路翅膀”大赛,却遭到了父亲独脚的强烈阻拦。“这既是海鸥父女之间的家庭矛盾,也是人和自然之间的博弈矛盾。”曾亭亭说。

  朗朗上口的音乐是这部音乐剧的一大特色。不论是充满青春活力的群唱,还是表现情感的对唱,以及每位演员不同阶段的独唱,旋律皆悠扬动听,其中一段阿卡贝拉,调性丰富,令人耳目一新。

  “作为原创作品,我并没有刻意去借鉴哪段经典旋律,而是从海鸥飞翔的姿态找到了音乐的动机。”导演李听潮也是整部剧的音乐创作人,他在主题音乐的基础之上发展出多个唱段,将其有机结合。 在观众听来,整部剧的音乐构成和谐统一,无论是咏叹调还是宣叙调,都呈现出流行音乐的现代风貌,节奏鲜明,氛围十足,引发人们共鸣。但对演唱这部作品的演员而言难度不小,需要他们克服相当复杂的转调。李听潮解释,相比传统民族音乐单线条的音乐表情,泛调式、多调性的音乐手法更有利于营造复杂的戏剧冲突感。

  更清爽简洁的巡演舞美

  演出团体昆明民族歌舞剧院曾多次荣获国家“文华奖”“荷花奖”“孔雀奖”及全国单、双、三舞蹈比赛和CCTV舞蹈比赛大奖,并多次为国家领导人及外国元首进行专场演出。在人们印象中,云南少数民族众多,民族风情浓烈,但本剧中,地域风情明显的也只是开场的两句来自昆明地区的小调,观众感受更多的是昆明作为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都市感。

  和最初版本的舞美相比,巡演版更简洁清爽, “第三版的舞美是由我团青年设计师操刀,将都市人的日常服装做了符号化的改良,少了原版的茸毛感,也更适合演员在盛夏时节穿着。”曾亭亭表示,为方便巡演时能适应不同演出场地的环境,原来的全息投影也调整为纱幕加投影的方式。但在观众看来,舞台依旧奇幻。

  据悉,该剧于2019年开启全国巡演,曾走进贵州、重庆、广西、广东、福建、江西、浙江等地,今年是《馨香之城》全新升级回归,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原来的安排,剧团目前不得不减少了一半的行程。中山是其在广东巡演的第三站。虽然剧场上座率必须控制在30%,观众热情不减,更显一票难得。作为一部全年龄阶段适合的大制作,它也吸引了众多家长带着孩子前来观演。“很多孩子看过演出后会跑上舞台说要和‘红嘴鸥’合影,还有孩子感叹地球真不容易。”曾亭亭表示,他们希望借此剧给孩子传递环保理念,同时也被孩子的天真无邪所感染。

  做中国音乐剧的探路者

  饰演剧中“父亲独脚”的石耕虽然只是三十出头,但作为“男一号”,他担当了本剧中多个大咏叹调的演唱。“李老师对我的音色、音域和演唱方式等都十分熟悉,可以说是根据我的声音特点度身定做了这些唱段,所以我唱起来感觉很舒服。”他坦言,虽然是声乐演员出身,他也是参与音乐剧演出后才系统接受了这方面的培训。“音乐剧对演员的要求是多方面的,不仅要会唱,还要会演、会跳,体现舞台表演的综合能力。而且不同的音乐剧还需要不同的演唱方式。” 石耕说,参与《馨香之城》给他个人演艺生涯的最大突破是体会到如何将自己代入角色,带着剧情去演唱。演出当晚,他的《盲翅》《许愿》等歌曲动人心扉,真情饱满。

  与石耕搭档的“女儿”李惟伊是该团中年龄最小的一位,1999年出生的她笑称自己在剧中换了一个爹。她的亲生父亲其实就是该团导演、音乐创作李听潮。李惟伊介绍,她和剧中的拉拉一样,也是从事小提琴演奏,从四岁起她便开始学琴。因为从小经常出演爸爸主创的戏剧,在表演方面积累了较丰富的经验。“虽然不是学声乐出身,但我经常听音乐剧。” 她饰演的拉拉在本剧有两段特别的独奏,一段是根据《流浪者之歌》改编的“忧郁”主题,一段则象征着“阳光”的主题。她表示,自己是在实践中摸索着音乐剧人才的定义。据悉,该剧院的演员尽管并非音乐剧专业毕业,但都在各自领域中经过科班的训练,经过音乐剧的系统训练后,他们突破了自我,也给演出带来惊喜的效果。

  四位主创人员皆认为,中国原创音乐剧目前仍处于发展的初始阶段,每部作品的成员都在各自摸索着自己的道路。“我们还没有像百老汇音乐剧那样的创作流水线,每个创作单位都有着自己的习惯方式。”作为实践者之一,他们也在思考着如何让音乐剧更符合中国式的审美。李听潮认为:“它应该要有流行音乐该有的样式,还需具备中国人看戏剧的审美逻辑,你看,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死亡结局不同,我们的梁祝最后又化蝶重生了。如何用音乐剧的形式将中国文化延伸下去,我们仍在路上。中国地域文化是丰富多样的,虽然目前尚未在音乐剧创作上形成一个中国流派,但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