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开心麻花舞台剧《窗前不止明月光》上演,两小时内反转38次 以欢笑抚平烦恼

发布时间:2020-09-10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开心麻花舞台剧《窗前不止明月光》上演,两小时内反转38次
以欢笑抚平烦恼
 
开心麻花舞台剧《窗前不止明月光》剧照。
  9月5日晚,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大剧场迎来观众久违的话剧演出,由国内喜剧著名团体开心麻花带来舞台剧《窗前不止明月光》,票房火爆。该剧改编自戏剧界奥斯卡奖——劳伦斯·奥立弗最佳喜剧奖获奖作品《窗户上的尸体》,也是开心麻花的第一部引进作品。该剧全程120分钟中呈现38次反转、内嵌超四百个包袱笑点,体现了开心麻花在本土化改编上的神来之笔。演出开场前,该剧的“双男主”——威利部长的扮演者孙乾瑞和其私人秘书乔治的扮演者郝澄泉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以本土语言转化超强剧本

  从《疯狂的石头》《夏洛特烦恼》《小丑爱美丽》,到《乌龙山伯爵》《羞羞的铁拳》《莎士比亚别生气》,近年来,开心麻花与中山观众几乎一年一会,成为中山话剧舞台上的老朋友。今年的《窗前不止明月光》没有辜负“麻花粉”们的期待,同样笑点澎湃,延续着轻松愉快的麻花基因。不同于此前作品的是,《窗前不止明月光》是开心麻花的第一部引进作品,它改编自英国的“喜剧大师”——雷·库内的作品《窗户上的尸体》(Out of Order,又译作《乱套了》),原作话剧在英国剧院常演不衰,且曾在1991年获得英国戏剧界最高奖项——劳伦斯·奥立弗最佳喜剧奖。

  开心麻花演员孙乾瑞曾多次来中山演出,这次他在本剧中扮演威利部长。他表示,这是一次强强联合的尝试。当前观众的口味愈发挑剔,眼光更加毒辣,一部喜剧要想让观众买单,不能只有包袱,还需好剧本。“原著剧本十分扎实,而开心麻花在制造喜剧包袱上也颇具优势。两者结合,产生很好的化学反应,从市场反响看,我们一年演出了六七百场,建立了良好的口碑。”

  孙乾瑞认为,喜剧大师雷·库内讲故事的能力值得同行学习,整部剧逻辑缜密,节奏流畅。威利部长因偷情引发其一连串的谎言,一个个家属轮番登场,使场面愈发混乱,刻意制造的误导和彼此冲突的谎言,增加了故事的悬疑感,带给观众持续不断的刺激。尤其在舞台数秒静默之后、一直被认为是尸体的私家侦探竟然“还魂”,那一瞬间给予观众内心极大震撼,此后的剧情更加紧张。而剧中那扇不知何时会突然砸下来的坏窗,也对剧情的反转起到关键作用,形成滑稽又严肃的隐喻。

  青年演员郝澄泉饰演负责为威利部长的谎言奋力圆谎的秘书乔治,这是其个人艺术生涯中的一次重大突破。“过去我演的都是警察、富二代等比较活泼、年轻的角色,而这部剧中的乔治犹如一只敏感的猫,随时随地都在受惊吓,从演技到体力上都需要很大的投入。” 郝澄泉也认为原著文本出色,融入了生活中的各种可能。两位主演皆称,改编难度最大的一点就是如何将这个发生在外国的故事本土化,让语言包袱抖得更加自然。可以说,除了戏剧结构外,该剧所有台词都经过开心麻花的精心转化。“要让观众对作品产生代入感,必须用我们的文化和语言来表述,符合国人的生活习惯。”

  ■让幽默与时俱进

  记者看到,该剧宣传中屡次体现“限制级”字样,开心麻花还特别建议“18岁以下观众禁止入场”。

  孙乾瑞对此解释,这并不是为博得眼球或制造某种噱头,事实上,原著尺度更大,“我们对一些细节处理还是拿捏得很有分寸。”因为这是一个从偷情开始的故事,剧中少不了各种小暧昧的元素,或因一个姿势,或是一句台词,但往往在两人即将一触即发的下一秒就被推开,不至于陷入离谱,让人意会而不需言说。在剧终谢幕部分,各个角色还特意将其具有个性化标志的暧昧动作幽默再现了一番,作为送给观众的彩蛋。

  两位主演表示,开心麻花的艺术宗旨就是希望给观众带来快乐。在今年这个特殊时期,饱受疫情困扰的人们需要解压,这也是喜剧的意义所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不尽人意的时候,而麻花的作品可以让我们没心没肺地笑个够。”郝澄泉说。

  “90后”的郝澄泉本人在校期间也是一个“麻花粉”,进入剧组之后,他感觉自己在舞台实践中重新上了一次大学。孙乾瑞表示,在保持开心麻花基因延续的同时,作品仍需要不断给观众带来新鲜感,事实上,演员在不断进化,观众群体也在流动。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开心麻花已形成自己成熟的生产体系。每一个笑点都非随性而为,而是经过了不断地打磨,紧贴时效。“在正式上演之前,我们会在内部上演两场,征集意见。我们还会根据每个城市的观众喜好加以调整。每次演完,演员回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酒店看视频回放,查看观众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反馈;现场的观众反应也会帮助我们判断哪些值得保留,哪些需要改进。所以,今天你看到的作品绝不是其最初的面貌,而是最接近大众期待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