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详情
舞剧《昭君》

舞剧《昭君》
演出时间:2019年5月22日 20:00
演出票价:380元  280元  220元  160元  120元  80元

浏览器购票通道 微信购票通道
演出介绍:
舞剧《昭君》
演出时间:2019年5月22日 20:00
演出地点: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大剧场
演出团体:呼和浩特民族演艺集团
演出票价:380元、280元、220元、160元、120元、80元
 

一袭红裘,琵琶拥怀
中国歌剧舞剧院、呼和浩特演艺集团重磅打造
恢宏展现一代传奇女性的大爱和家国情怀
 
剧目介绍:

       民族舞剧《昭君》讲述了汉元帝时期,为了保边塞安宁,昭君“请缨赴塞上”,终老塞上,完成和亲宁边使命、促成民族和睦的一段佳话历程。民族舞剧在战争到和平的沿变发展中刻画了昭君在面临无奈与苦楚,各种抉择之间的种种心路,体现了女性在面对“和亲”这一政治行为时的大义与勇气,从而便显出华夏民族的大爱情怀和家国情怀。
       舞剧《昭君》由中国歌剧舞剧院同内蒙古呼和浩特民族演艺集团共同精心打造,用舞剧形式将王昭君搬上舞台。该剧主创团队除编剧于平外,大部分源自舞剧《孔子》原班人马。总导演孔德辛、作曲张渠、舞美设计任冬生、服装设计阳东霖等。
 
 
剧情简介:
序:烽烟
边塞某地,烽火矗立,陈尸遍野,哀鸿遍野。
遥居宫中的昭君,似乎聆听到了边塞的哀怨,怀抱琵琶,感悟着自己的使命。


一幕:和亲
汉后宫的待诏,每时每刻都重复着项屑、寡淡、空旷和冷寂。圣旨到,皇命和亲奴匈奴单于,王嫱(昭君)自命接旨,香溪愿随前往,为其分忧、陪伴。未央正殿,汉元帝设宴迎接匈奴呼韩邪单于父子,汉将卫疆同复珠累因各自立场,你争我斗起来。呼韩邪单于为缓解气氛,提出和亲。昭君登场,六宫粉黛无颜色,汉元帝心生悔意,呼韩邪喜出望外,复珠累百思不解。

 
二幕:出塞
长安城外,灞桥柳色,和亲车仗,荡荡北上。长途跋涉,困顿劳苦,呼韩邪照顾昭君体贴入微,昭君对其渐生爱意,复珠累对此却不以为然。昭君对新生活,几分欣喜、几分盼念。长夜漫漫,苦于奔波。昭君面朝湿地,香溪为其巧梳枚,入帐而憩,梦中想起了故乡的美好与战乱,誓在有生之年,筑就边塞安宁!

 
三幕:贺婚
胡笳声声,婚礼如期,盛装献舞,鹰踏角力,“海青”翩翩。众客开怀畅饮,进献者与侍女交相辉映。
被复珠累五花大绑的卫疆打破了这和谐的气氛。呼韩邪怒斥复珠累,昭君则嘱香溪松绑,卫疆叩谢,随即怒目相向复珠累,为此呼韩邪再次下令不得犯边。昭君望和亲可带来美好的生活。

 
四幕:宁边
瘟疫流布,人心惶惶。复珠累受命救急安抚,命巫师作法驱病,效果欠佳。昭君不顾安危,亲身给药与病人,效果甚为显著,复珠累对昭君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喜极悲来,呼韩邪单于病逝的消息,震惊世人。昭君悲伤过度,在幻境中找寻着呼韩邪的身影,与其憧憬美好。回到现实,昭君为汉匈和平“从胡俗”,共建草原繁荣,共筑边塞安宁。

尾声:共荣
昭君用尽一生坚守着这份使命,用一生驻守着边塞安宁,用毕生心血换来汉匈的祥和,用一生赢得汉匈人民的爱戴……

 
主创人员简介
总导演:孔德辛
现任中国歌剧舞剧院编导、中华孔子学会孔子后裔儒学促进会开会理事。
2013年中国歌剧舞剧院原创舞剧《孔子》总导演、2015年洛阳歌舞剧院原创舞剧《关公》总导演。
 
编剧:于平
教授、博士、博导。曾任北京舞蹈学院主持院务工作副院长,现兼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舞蹈家协会理事。主要专著有《中国古典舞与雅士文化》《舞蹈文化与审美》《中外舞蹈思想概论》《中国现当代舞剧发展史》《高教舞蹈综论》《艺术学的文化视野》等。
 
舞蹈编导:田野
舞蹈编导:田壮
舞蹈编导:贾国柱
舞蹈编导:吴莎
音乐总监:张渠
舞美设计、灯光设计:任冬生
服装设计:阳东霖
造型设计:孙艾娜
 
主要演员名单:

昭君表演者:斯琴高娃、张羽琪
呼韩邪单于表演者:敖日格乐
复株累单于表演者:道力根、乌哈日拉
卫疆表演者:臧志强
香溪表演者:张羽琪、白洋
汉元帝表演者:张翼鸿
 
导演寄语:
       关于昭君,现代人总是带着偏执的狂想。
       画工弃市,平沙落雁,静境宁边,魂归青冢……君命与烽火、民族与大义的传奇,千百年来不停地浇铸在这个女子身上,“昭君”二字承载着大众对中国古代女性最美好的幻想,成为了人们向往和平的情感寄寓。
       王昭君在史书中笔墨寥寥的亏欠,被艺术家们用无尽的诗歌与乐舞所弥补,以“昭君”为题进行舞剧创作,实际上是从国人文化共鸣的至高点出发,历经一场关于家国与气节,勇气与情感的冒险。珠玉在前,我们一直在思索如何做才是我们所理解的“昭君”,我试图在新的文化视角和历史纬度中与她进行一次“对话”,剥离掉所有被附加的符号和光环,以女性的通感,体会每一次选择背后那令人动容的勇气,我似乎找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那些个人命运与家国时代的选择,背井离乡的无奈,静境宁边的苦楚,都在边塞五十年未起的烽烟中被“大爱”所命名。
       我无法绝对崇高化一个女性在家国与个人之间所作出的选择,但我相信,每一次选择都离不开她个人化的情感和思考,而这些则是最吸引我们的地方。舞剧从战场的《烽烟》开始,以胡汉的《共荣》收笔,战争到和平的沿变,不仅仅是时代政治与文化的历史运筹,更是女性英雄史诗的壮阔书写。
      离宫绝旷,远集西羌,一袭红裘,琵琶拥怀,风沙中的身影愈发清晰,历史的宏章缓缓打开。
      听,鼓声渐近。
      看,烽烟已燃。